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文人·自然·朋友

2018-11-05 13:12:04
文人·自然·朋友 蓦地,天地间出现几丝隐隐然的异常骚动,一种还不太响却一定是非常响的声音充斥周际。

“钱塘江到了。

”母亲说道。

我陡然一惊,急忙伸出脖颈去贴近那浩荡的急流。

天色阴蒙中的钱塘江水是雍容大度的聚会,茫茫无际,股股叠叠都精神焕发,猛烈的翻卷咆哮令人心魄俱夺。

那踊跃着、喧嚣着的生命恍如流泻出了一个独特的精神世界。

而紧倚江边的6和塔则在雾色中抹去了鲜艳的色彩,只留下一个幽邃怅然的剪影…… 一塔一水一天一雾,1矗立一踊跃一阴森一弥漫,霭色融汇万物。

那剔透宛如晶莹糖纸的小雪花,不经意地亲吻了鼻尖。

我的心头猛地钻入了一股沁人的凉意与深深的感悟:当追求文学之美的渺小生命与天地苍穹产生强烈碰撞,萌生共鸣,那这与大自然刻骨铭心的互动确实会赋予人独特的创作灵感。

每个文学之美的追求者,都和自然是萌发共鸣、互为成就的朋友! 自然啊,我们也是朋友!还记得,只因在一个清晨,偶然朝一片结了露珠的叶子瞥望一眼,却在刹那间领悟了宇宙,于是我写下了《叶子的秘语》。

自然啊,我们也是朋友!还记得,父母争吵时,我独自一人呆在树林阴翳间,当满心的孤独、如麻的惆怅无遮无拦地袒呈在天地间——那时,就忘了还有一个自己,仿佛一股清风正逐走我灵魂中的犹豫、恐惧与彷徨。

于是奔跑到家、满心舒畅的我写下了《眺望天穹》。

曾几何时,仰望神女峰的无数旅客中,一位女子突然落泪了。

她站在船尾,衣裙漫飞,如翻涌不息的云:当绮丽的传说已萎弱,难道侧身在连峰间的神女只是巨石一柱,险峰一座,仅是一个久长享用着几个残缺神话的远古石塑?“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哀伤,人间天上,虽代代相传,但心真能变成石头吗?”神女啊,你固执地怆然肃立,为眺望远天杳鹤,而错过多少次春江月明!或许,追求文学之美的舒婷读懂了神女的寂寞与哀怨。

在那一刻,山水、历史、童年的幻想、生命的潜藏,全都涌成一团,让她终其一生都没法穷尽这份浩茫无涯的震动与感动。

而舒婷和自然万物的友情让她用文学诠释出了神女别样的生命,神川大地也因此多了一个殷殷期盼的梦…… 正如余秋雨所言:“黄卷青灯骚首苦吟,绝不是文人的模样。

”文人应踏破铁鞋般地云游四海,在山水间探访着中国人的文化情结,拓宽一个民族的精神疆域。

世间温煦的美色给文学之美的寻求者以艺术情怀的弘广与生命的壮美;而漂泊闯荡的文人则用褪色的青衫,把偌大一自然的生僻角落,都赋予了淳厚的历史内容与文化价值,延续千年,变成人人心中的故乡。

的确,占据着邈远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