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索罗斯股市反弹或昙花一现支招中国股民内

2019-01-14 05:15:17

  索罗斯:股市反弹或昙花一现支招中国股民

  几天前,国际金融界富传奇色彩超级金融大亨,乔治?索罗斯到访中国,1998年,他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中表现出来的攻击性和影响力,使他成为人们眼中与危机同行的人,所以这一次他的中国行引来了人们极大的关注,而我们栏目也对他进行了专访。

  索罗斯认为,通胀是逃不掉的,联邦储备的资产负债表从2008年9月的8000亿美元增长到了年底的2万亿,他们又担保了另外7到8万亿美元的债款,所以总数是10万亿,如果信贷重新开始流通,将会有巨大的恐惧,通货单向格栅膨胀开始了。

  索罗斯称,他认为我们需要一个新世界,因为现存的世界秩序我们尽管敞开胸怀接纳已经破碎了,是否能成功进入一个新的世界秩序,这取决于我们自己,国与国之间的世界秩序和关系需要更多的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上,而不单单是权利,这才是世界面临的挑战。

  旧体制已死全球通胀即将到来竞技新秩序正在建立

  (主编:周人杰:井天增、李锦摄像:李慧、樊金峰、白羽、沈焱)

  就在今天,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巴西等“金砖四国”的领导人在俄罗斯举行会晤,讨论议题中包括,扩充4国间的合作内容,共同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危机。可以说,金融危机发展到了今天,对全球各国经济正在产生深入影响,也因此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经济话题,而就在几天前,国际金融界富传奇色彩超级金融大亨,乔治·索罗斯到访中国,这位79岁的老人,从70人的一生年前就开始通过他创建的量子基金参与到国际金融界的风云变换中来,而1998年,他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中表现出来的攻击性和影响力,更是使他成为人们眼中与危机同行的人,所以这一次,他的中国行引来了人们极大的关注,而我们栏目也对他进行了专访,一起来近距离接触乔治·索罗斯。

  真实的索罗斯:“我是一个非道德的投机者”

  当我们在中国大饭店见到下榻于此的索罗斯的时候,79岁高龄的他看上去依然精神矍铄,思路清晰,言谈间闪烁着智慧。

  这样一位随和而从容的老者的中国行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是因为他一直是手段凶狠、极富侵略性、在世界叱咤风云的金融大鳄。

  不锈钢无菌水箱  自90年代以来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常常对基础薄弱的货币发起攻击并屡屡得手。1992年攻击英镑,使得英镑被迫退出欧洲货币汇率体系。1994年,又对墨西哥比索发起攻击。从而造成墨西哥比索和国内股市的崩溃。

  1997年量子基金从大量卖空泰铢开始,使东南亚各国货币体系和股市崩溃,给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而索罗斯在危机中则收入不菲。

  然而,索罗斯也败走麦城的时候,1998年8月,索罗斯又联手多家巨型国际金融机构冲击香港汇市、股市和期市,以惨败收场。

  而索罗斯直接影响世界的则是通过他的资金和基金会络在中亚等前苏联地区支持“和平演变”,而他本人则是一系列颜色革命的幕后导演。

  索罗斯这个金融界的狠角色,在赢得众多掌声的同时也落下了无数的骂名。

  芮成钢:“索罗斯先生,很荣幸再次邀请您做客我们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我记得当2003年我们采访您时,您告诉我们说,相比自己投资,您更有兴趣从事慈善事业,帮助世界上那些实行经济开放的国家,现在还是这样吗?”

  索罗斯:“是的,2007年8月,我决定重新出山,因为我看到金融风暴即将来临,我很担心能不能保住我毕生的资本,今年初,我又恢复到退休生活,所以我现在又自由了。”

  芮成钢:“在赚了很多钱以后?”

  索罗斯:“我没赚多少钱,我只是保住了我的资本,赚的不多。”

  芮成钢:“您一定在这场金融危机中赚了不少钱,回顾历史,您似乎总是能安全度过危机,并对市场和资本主义提出一些根本的看法,您能大概讲讲您的这些看法吗?”

  索罗斯:“我对市场的看法与大家公认的看法不同,我的个看法是,我们并不真正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我把这叫做易错性,第二个看法是,我们对世界的了解并不符合真实情况,我把这叫做反思性,这就是我的两个主要看法。”

  芮成钢:“在制作这期节目以前,我们对中国观众的看法进行了一次调查,大多数人都将‘索罗斯’这一名字与我们中国人所称的‘金融大鳄’联系在一起,近几年,还与‘投资大师’等联系在一起,您如何看待或描述您自己、您的专业或经历呢?”

  索罗斯:“投资只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还有一个我很看重的开放式社会基金会,同时,我也有一个指导我赚钱和花钱的原则(理念),事实上,这才是我关心的。”

  芮成钢:“关心什么?”

  索罗斯:“关心我的原则,以及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我非常渴望了解现实,对大多数人而言,股市似乎是虚幻的,总是发生很多奇怪的事情,而对于我来说,它是一门科学,是社会及人的行为的真实反映,是我研究现实世界的实验室。”

  芮成钢:“如果说的不对请您纠正,我所看到的是,像您这样的专业投资人在亚洲金融危机中所采取的非常大胆的行动,其中的是您对英镑和泰铢的攻击,而这也成为您职业生涯的一个案例,如果有所谓的‘对’、‘错’道德标准,您认为您对英镑或泰铢的攻击,以及您对港元的攻击,是对还是错?”

  索罗斯:“实际上我决没什么错,人们很难理解这一点,因为我在金融市场进行投机,我是按照通行的规则来做的,如果禁止投机,我也不会投机,如果允许投机,那我就会投机,所以我实际上是参与者,一个金融市场的合法参与者,我的行动无所谓道德或不道德,这里没有所谓的道德问题。”

  芮成钢:“那么您把它称作非道德?”

  索罗斯:“我称其为非道德,是因为这里没有所谓的道德问题,如果我违反规则,那我就是做错了,但我没有违反规则,我采取的行动有时会出现惊人的结果,这不是我的,这是制定游戏规则的人的,而且事实上,我更关心让规则正确,因为事实上我希望市场运作良好,我只是一个市场参与者,这是我的职业。”

  芮成钢:“那些可能是真相时刻,中国人对那些所谓的攻击还记忆犹新,对港币的攻击,回想那时如今的香港特首当时的财政司长官曾荫权还有任志刚一起制定计划来对对冲或抵消潜在的风险,对您来说那时真相时刻吗?或者您认为这是一个失败的政策吗?”

  索罗斯:“不,我认为他们为保护港币做的非常好,他们维护着港币的价值,值得嘉奖,事实上,我的攻击(如果你称之为攻击的话)并没有成功。”

  芮成钢:“回顾”实践证明过去是否有更好的方法来解决这样的问题呢?”

  索罗斯:“没有,这就是市场功能,就像我说的,我真的没有错,当这一切过去后,我不感到内疚。”

  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尚需时日

  在金融危机刚刚发生时,索罗斯就预言过,这是二战以来严重的经济危机,作为一名对华尔街也具备十足影响力的国际投资大师,索罗斯对世界经济的趋势的判断评价,也常常会影响人们对经济格局未来的认识,而对于经济危机中,被人们争议的美元的霸权地位,索罗斯持怎样的观点,对于人民币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索罗斯又是怎么评价的呢?

  金融危机导致全球的经济危机,终导致人们重新反思美元和美国金融模式本身的缺陷。对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进行新一轮洗牌的呼声成为多国共识。

  刚刚结束的金砖四国峰会上俄罗斯和巴西等国表示将抛售美元。美元成为各国躲避不及的“烫手山芋”。美元霸权是否即将终结?2009年3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央行官方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提议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的新型国际储备货币,从而取代美元的地位。随后他又多次撰写文章,引发了世界各国的广泛关led射灯电源注和热烈讨论。并且接连得到金砖四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联合国的广泛支持。包括欧元在内的各国强势货币都试图向美元的地位发起挑战,2009年4月的G20峰会也开始讨论改革货币体系,建立世界经济新秩序

索罗斯股市反弹或昙花一现支招中国股民内

  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世界经济格局和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变化,虽然在每一个国际场合充斥着代表不同利益的声音,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天的美元已经不再有昨天的面孔。

  芮成钢:“您还表示,全球经历了大约六十年的经济增长,这部分要归功于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但似乎今天已不再是这种情况,或将来不再是这种情况,我们该为此担心吗?”

  索罗斯:“我认为每个人都必须为此担心,过去25年间,美国人一直在超前消费,且赤字变得越来越大,直到2006年接近其GDP的7%,但这种情况已经走到了尽头,因此美国消费者将必须存钱,所以他们不可能再像过去25年那样购买那么多的中国商品。”

  芮成钢:“中国央行行长曾倡议采用一种全球性货币,如世界货币组织的‘特别提款权’等,当然这仍处于国际间的讨论中,国际上也对此有很多热议,这种全球性储备货币的建议是否是建设性的和可行的?”

  索罗斯:“现在,我认为将人民币列入特别提款权所兑换的货币之列是一个很好的举措,而且特别提款权将终一种国际性货币,这实际上也可能是一种适合世界未来发展的货币体系(制度),但目前我们离这一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芮成钢:“您认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元仍将占据着全球统治地位?”

  索罗斯:“我认为没有什么替代,当前人民币可能是个选择,如果人<

甘肃花果茶价格
石家庄富达批发厂家
华盛橡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